人们在互联网上仍被持续追踪 只是方式不同

人们在互联网上仍被持续追踪 只是方式不同

谷歌和苹果相继推出新的隐私措施,让用户不再被第三方进行追踪。但实际上新措施加强了一些科技巨头的“主宰力”,同时削弱那些依赖第三方追踪做广告的科技公司,这迫使他们不得不在广告模式上做出改变。科技巨头掌握的用户数据,只是换个方式被追踪。
据《纽约时报》报导,去年苹果公司为iPhone推出隐私措施,希望取消在线追踪和削弱数字广告,谷歌也承诺采取类似的隐私行动,这让另一类型的互联网追踪模式出现。

苹果和谷歌公司当时表示,减少或阻止这种侵入性的追踪,能保护人们的隐私。苹果去年4月推出了一项功能,让iPhone用户可以选择不被不同的应用程式(App)追踪。谷歌宣布到2023年,旗下的Chrome网络浏览器将禁用追踪技术,并表示正在努力限制安卓(Android)手机上的数据共享。

但种种迹象表明,收集人们线上数据用于定向广告的做法并没有消失。苹果和谷歌的政策对一些公司如何在网络上赚钱和互联网运作方式产生了影响,也凸显一些最大的数字平台所建立的优势。

这些数字业务先前依赖“第三方”追踪,如脸书(Facebook)和谷歌等这样的科技公司,利用技术追踪人们上网浏览的东西,像是有人滚动浏览Instagram,然后浏览一家网上鞋店,那么营销人员可以使用该信息,将鞋类广告推送给这个人,借此增加销售的机会。

谷歌和苹果的这些决定让原本的追踪模式从“第三方”追踪转向“第一方”追踪。第一方追踪是人们不会被从一个应用程序到另一个应用程序,或从一个站点到另一个站点追踪。但在征得用户同意后,公司仍可以收集人们在其特定网站或应用程序上做什么的讯息,而且这种追踪模式,公司已经实行了多年,并在不断增加。

企业广告从脸书转向其它大科技企业
报导中表示,谷歌正用这种方式积累自己用户的数据,包括搜索查询、位置数据和联系信息。另外,Pinterest和TikTok也对其用户做同样的事情,而《纽约时报》也表示自身正在使用第一方追踪方式来追踪客户。

这种新的追踪模式已经对数字广告产生了影响,因为数字广告商一直依赖于用户数据来了解促销目标。这些使得竞争环境开始向谷歌、Snap(社交媒体)、TikTok(抖音)、亚马逊和Pinterest(图片网站)等大型数字生态系统科技公司倾斜。

报导中还提到,许多小型企业已经减少对依赖第三方数据的数字广告(如脸书和Instagram广告)的支出,开始将营销的预算进行重新分配,分给那些拥有大量第一方用户信息的平台,如谷歌和亚马逊。

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研究数字隐私的计算机科学教授道格拉斯‧施密特(Douglas C. Schmidt)对《纽约时报》表示,“任何头脑正常的人,若想要吸引大量受众,就必须去找它们(大型科技网站)”。

加州帕萨迪纳市的线上销售时尚防护眼镜的公司Stoggles的创始人马克斯‧格林伯格(Max Greenberg)对《纽约时报》表示,公司原来每月在线上广告上花费约25万美元,大约有80%的营销预算用来购买脸书和Instagram广告,以寻找新的客户。

但在苹果公司做出隐私方面的改变后,Stoggles将其在脸书和Instagram上投入的广告支出削减至60%,开始购买更多谷歌、亚马逊广告以接触购物者,以及TikTok上的广告,希望吸引更多的年轻人。他表示,“超低价和非常有针对性的在线营销时代已经结束,因此我们需要尝试其它的平台。”

一些小企业已经开始寻找其它广告渠道。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的外部清洁公司“贝克软洗”(Baker SoftWash)老板肖恩‧贝克(Shawn Baker)对《纽约时报》表示,以前只要花6美元在脸书做广告就能找到一个新客户,现在要花27美元。

他表示,现在每月花费200美元,通过谷歌的本地企业营销计划做广告,当居住在该地区的人搜索清洁工时,他的网站就会浮现出来。为了弥补这些较高的营销成本,他已经把公司的清洁价格提高了7%。

犹他州圣乔治市“看到你的力量”(See Your Strength)公司的老板安珀‧默里(Amber Murray)也表示,看到脸书广告效果变差后,他们转向亚马逊上投放广告,效果非常显著,该公司在网上为焦虑症患者销售贴纸。这结果让她认为,脸书广告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

大科技公司正在巩固和壮大自身的权力

一些科技公司则表示,他们不认为对自己用户的数据进行监控、收集和储存的行为是跟踪。这些公司认为,收集这样的第一方信息,相当于超市在其商店中密切关注顾客,并使用这些数据来说服企业购买广告,或者提供像是优惠券的东西。

虽然,苹果和谷歌表示,会遵守与其它所有公司相同的规则,不会采取给自己带来优势的隐私措施,也会开发新的软件帮助那些无法获得第一方数据的广告商和网站发布商。

报导中表示,理论上讲Meta旗下的公司脸书和Instagram应该从这项政策中受益,因为它们拥有大量的第一方数据,但Meta在今年2月表示,因受到苹果的隐私措施影响,预计今年的销售额将损失100亿美元。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Meta公司还特地聘请了数百名工程师来开发新的广告定位系统,让他们不用依赖在互联网上追踪人们。同时它还要求小型企业与它进行客户信息共享,借此提高自身的广告效果。

与小企业合作的软件公司Ontraport的首席执行官兰登‧雷(Landon Ray)对《纽约时报》表示,Meta最近几个月向Ontraport的客户分发的一份演示文稿中,鼓励他们与它分享客户信息。“对此我们认为,如果每个人都那样做,那么脸书将再次拥有他们需要的所有数据。”

拥有第一方信息的科技巨头正在利用这一变化。亚马逊在今年2月首次披露了其广告业务在2021年的收入为312亿美元,而这使得广告成为亚马逊继电子商务和云计算之后的第三大收入来源。对此,亚马逊拒绝了《纽约时报》的置评请求。

媒体战略家、移动开发备忘录的作者埃里克‧塞弗特(Eric Seufert)在谈到苹果和谷歌做出的改变时对《纽约时报》表示,“他们已经巩固了自己的权力。”

版权声明:站务发布 发表于 2022年4月17日 09:50。
转载请注明:人们在互联网上仍被持续追踪 只是方式不同 | 网站之家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