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开始先问大家一个问题,你是喜欢繁体字呢?还是喜欢简体字?

  • 喜欢繁体字的抠个“1”。

  • 喜欢简体字的抠个“2”。

(注:请说出你的理由)

与此同时,这个问题又延伸出另外一个问题:

都是汉字,为什么我们不用繁体,而是使用简体来作为日常的文体交流?

我相信有很多看官老爷,都有类似的想法以及打从心底的疑问。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那这篇文章就来掰扯清楚。

其实“繁体”与“简体”这种说法是不严谨的。

它们正确的说法,应该是“繁体”、“一简体”以及“二简体”。

其中的“一简体”,正是我们如今所使用的字体。

而这些字体演变的过程,围绕的只有一件事 —— 扫盲。

建国初期,我们的人口为5.4亿,但文盲率却高达80%。

部分农村地区及偏远地区的文盲率甚至达到了95%。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文盲率高居不下,这直接影响的是工作与生产,而原先繁体字的复杂性变成一道有形的门槛。

为了改善当时的状况,相关部门用了2个办法开展了大规模的扫盲。

  • 第一个是用汉语拼音辅助阅读学习。

  • 第二个是1956年推行了《汉字简化方案》,把原先的繁体简化成一简体。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这一经推行,到了1965年我们的文盲率就迅速降到了38.1%,将近1亿人脱盲。

上述就是“一简体”的由来。

但刚刚我还提到了“二简体”,它是什么样的?

怎么好像我们都没见过,甚至都没有听说过。

现在先来看一张图片。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左边是二简字,右边是一简字。

如果放到现在,怕是一个字都不会读。

这是由1977年发表的《第二次汉字简化方案草案》,目的也是为了进一步降低文盲率,让汉字的学习难度再一次的降低。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二简字就是在一简字的基础上,再次作简化,其方法可以总结为4个。

1、提取一简字的部分作为主体,剩下部分剔除。

比如“餐”字,是提取了左上部变为“歺”。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再比如“停”字,是提取了“亻”和“丁”变为“仃”。

如今在某些地方依旧可以看见它们的身影,因为这部分人学习过二简字或者经历过那个时代。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2、把一些同音字,全都归纳到一个字里。

比如糊、葫、蝴、猢,都用“胡”代替。

再比如“鸡蛋”变成了“鸡旦”。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如果现在去翻阅一些旧报纸,会发现有很多错别字,但按照当时的抒写方式是正确的。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3、用笔画较少且相近的字来代替。

稳字的“急”改为“文”。

菜字的“采”改为“才”。

酒字的“酉”改成“九”。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第四种,因为能用的方法都用得差不多了,所以只能发明一些新写法。

比如下图这些: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有些字是不是有种日文的感觉?你的感觉是对的!

其中的某些字,是真的跟日文“撞衫”了。

如樱花的“樱”字,二简字就跟日文一样写为“桜”,这样的字不占少数。

因此,当时有很多学者认为,身为汉字的发源地却搞得好像在抄袭一样。

并且,很多二简字破坏了原有汉字的美感和所要表达的寓意。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这第四种方法,也算是二简字无法流行的原因之一。

另外的原因还有2个。

一是,当时港澳台地区依旧使用繁体字,我们才推行一简字不久。

当时的港澳台地区本身对一简字也不是很熟悉,要是再次变改字体会影响我们之间的文体交流。

二是,推行一简字十多年,大部分人都已经习惯了一简体。

二简体的推行看似是让汉字的学习难度降低,但实际上是让当时的人又要重新学习不认识的二简体,所以有了很多抵触情绪。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综上所述,在《第二次汉字简化方案草案》发表后半年左右,除了一些民营商铺、非正式文书继续使用部分的二简字之外,大部分又重新改用回了一简字。

到了1986年,发布了《简化字总表检字》也规范了字体,其中大部分采用一简体,小部分采用二简体。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现在大家都明白,为什么同为汉字,我们选择了使用简体而不是繁体的原因了。

不过,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事情。

如今的很多人并没有学习过繁体字,却认得繁体字。

很多网友都把这种现象归结于“天赋”,声称我们能看懂繁体字是与生俱来的。

其实这种说法过于科幻。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实际上,我们对繁体字的学习与接触,并没有因为简体字的推行而中断。

70、80、90后深有体会,他们不知道二简体,却知道繁体。

那是因为二简体充其量只是昙花一现,而80、90年代港台影视、港台歌曲盛行。

在电影中,虽然配的是普通话,但字幕却是繁体。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当时的歌曲字幕,同样也是繁体。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积少成多,看不懂自然也看懂了。

而在我们平常使用的汉语字典中,简体旁边会附带繁体。

在生活中,广告多多少少也会使用一些繁体。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还有通过文字联想,形成看得懂的词汇。

比如:衛、攜、嚮、籲、籤。

这些字,你们认识几个?

那我现在改一下。

衛生、攜带、嚮往、呼籲、牙籤。

现在大家是不是都看懂了?

所以,我们能看懂繁体字,是潜移默化的接触与学习,并不存在与生俱来这么一说。

而如今,截止2021年我们的文盲率已经降到了2.67%。

有的人表示,我们应该重新开始学习繁体字。

也有人表示,每次看见老外学中文的痛苦的模样,就想着是不是应该再把汉字简化一下,好让中文顺利国际化。

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我个人倒觉得,重新恢复繁体字学习挺好的。

不过是把它作为一种“选修”的形式,重新加入到我们的学习当中。

但不能作为硬性指标,因为这可能会改变很多事情。

比如抒写速度,这会影响日常授课时间、考试时间。

就像花了一分钟能写100个“简”,同样时间只能写50个“繁”。

总之,有兴趣就学,没兴趣就用简体。

都是自己家的东西,别那么见外,更不要客气。

我是@JUMP李大锤,你怎么看?

本文转发百度撰文,JUMP李大锤

版权声明:站务发布 发表于 2022年5月19日 23:40。
转载请注明:奇葩的二简体,我们只用了半年:请勿仃车、吃个鸡旦 | 网站之家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